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多希望还能再见!韩朝离散眷属团圆运动竣事

文章来源: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10-16   【字号:         】

  中新网8月27日电(卞磊) “见到他们后,我一生的伤心现在都已消逝。”

  时隔逾65年,已90岁高龄的韩国老人李秉舟,在朝鲜见到了已故哥哥的后代。虽有遗憾,但雪鬓霜鬟的老人仍难掩激动。

  8月20日至26日,第21次韩朝眷属离散团圆运动在朝鲜金刚山举行。在6天共计24个小时内,近200个家庭跨越半个多世纪,在有生之年重逢。

团结采访团供图
团结采访团供图

  “搭上船时,我就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”

  今年81岁的金光浩是首尔的一名预防医学教授。1950年至1953年,朝鲜战争让数百万人骨血分散,金光浩的家乡、朝鲜东北部的明川郡也遭战火波及。

  1950年的冬天,金光浩的父亲决议带着4个年长的孩子遁迹,母亲和最年幼的弟弟留守。慌忙间,他们连一张全家福照片都没带。

  “其时以为最多只会遁迹一个星期,以是把女人和最小的孩子留在家里,甚至没来得及和妈妈弟弟好好离别”,金光浩说,随着战事吃紧,他们在隆冬中徒步几百公里,最后搭上了开往南方的船,“搭上船时,我就知道再也回不去了”。

  一别68载,与亲人分散的痛苦却从未曾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去。金光浩的父亲和其他兄姊都已陆续辞世,他们生前从不谈论“北边谁人家”。

  这次团圆运动,金光浩在5万多名申请者中被抽中,得以在8月20日与年过七旬的幼弟重逢。兄弟俩喜极而泣:“太兴奋了,你还在世!”

团结采访团供图
团结采访团供图

  “女儿,怕你没吃过,爸爸给你买了羊羹”

  8月24日,第二轮团圆运动首日,台风“苏力”正过境韩国,眷属一度担忧第二轮碰面会化为泡影。

  “破晓2点半还起来看了新闻,确认台风情形”,“虽然天气欠好,但总比去不成要好”。一大早,韩方到场运动的老人们就自觉群集在了出发大厅,激动地等候坐车与亲人团圆。

  这次团圆让89岁的刘关直第一次见到了身在朝鲜的女儿。

  首次相见,父女两人却都已白头。多年前划分时,刘关直并不知道妻子已有身孕,他错过了女儿呱呱坠地、牙牙学语、长大成人直至朽迈的所有历程,“在确认眷属生死时才知道有女儿,那一刻十分惊讶,不知道有多兴奋!”

  刘关直专程给67岁的女儿带来一种韩国常见的豆沙做的甜点——羊羹。昔时他脱离北方时还没有这种点心,因此想让女儿尝尝。他还给女儿带了零食、维C。也许,在父亲心中,无论女儿多大,都是需要被疼爱呵护的孩子。

 团结采访团供图
团结采访团供图

  韩方眷属中,最年长的是101岁的白胜奎。他给71岁的儿媳妇和孙女带足了一年四序的衣服,另有30双鞋和牙刷牙膏,“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和亲人晤面了,以是我买了许多工具。”

  白胜奎在朝鲜的弟妹已经去世。提及过往,他低着头清静地说:“之前申请过多次,都落选了。这次终于乐成,但他们也都已经由世了。”

  对于离散眷属来说,多年来的第一次重逢险些也是最后一次:曾到场过团圆者,至今没有人获得第二次晤面的时机。

  “何时能再相见?希望我们都再年轻点”

  “余生,我都要记得你们的名字。”晤面中,77岁的李洙男让在朝鲜生涯的侄子写下他所有手足和孩子的姓名。

  “我无法用言语形容现在的感受,我们何时能再相见?没人知道。这令人惆怅。我希望我们都再年轻点。” 李洙男说。

团结采访团供图
团结采访团供图

  每一次,虽有上百名被幸运抽中的离散眷属到场运动,但难以宽慰更多焦虑的心灵;每一年,都有眷属再也等不到界限线那里的亲人,抱憾离世。

  统计显示,韩国离散眷属健在人数约5.6万,70岁者以上占85%。近5年来,平均每年有约3600人过世,仅今年上半年就有3000人去世。

  在朝韩诸多问题中,离散眷属团圆成了最紧迫、最迫切的一环。

  “14年前,我也曾在金刚山到场了离散眷属运动”,作为离散眷属的一员,韩国总统文在寅对骨血分散之痛有着亲身感受。他呼吁朝韩定期举行团圆运动、扩大规模,增添视频通话和书信往来。

  韩方也呼吁通过红十字会谈判等方式,与朝方就周全确认离散眷属生死、会见家乡、定期举行团圆运动等举行商量,以期从基础上解决离散眷属碰面问题。

  相见时难,别时亦难。26日,团圆运动最后一天,寻亲的韩国老人们带着不舍和遗憾与朝鲜亲人离别。

  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二次、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离别。(完)




(责任编辑:辛文通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 黑ICP备182995号-2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联系我们